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三里屯-三里屯
三里屯-三里屯

三里屯-三里屯

解放区的天是晴朗的天,解放区的人民爱逛街。解放区里有个三里屯,屯子里的香水味烂大街。可我就是喜欢偶尔逛一下,因为屯子里面故事多。我就喜欢听故事,打小爱钻胡同。

  胡同里的热风吹过老汉衫,腋毛迎风招展,蒸发了唠叨和骚情。现在爱逛屯子,屯子里的空调开得足足的,凉风吹过齐逼小短裙,加热了又想上窜,都是渴和望的味道……我走过屯子在工体旁边的酒吧坐下,几年前这里座无虚席,吧台前都是皮套紧身衣,紧身衣勒出了腰上的橘皮和胸前的青筋。

  我喜欢坐在里面,外面的都是找机会的,里面是有机会找的。包厢每分钟都有开香槟的,一个没开好,塞子就可能蹦到头。吧台小哥刚把我柠檬口味的纯净水拿到我面前,我霎时间感觉到后面有一股杀气。

  上一次我有这种感觉还是高一上课吃早餐,班主任拿着一盒粉笔从后门突袭,对着我的后脑勺就是一顿扫射。一下回到了15年前,橡皮塞从我的天灵盖弹射出一一条斜角大于三十度抛物线,而回落在调酒师的手边。我回头一看,是一个大背头墨镜男招呼着身边的小平头和小辫子,当然在座的还有34D,36E,38F。

  「不好意思哥们!真不是故意的,一起喝一杯,失手!失手!」大背头开着我举着酒杯,诚恳的眼神洞穿了墨镜和昏暗的场子。「没事,没事!」我强忍泪水把手中的冰柠檬水举起来应付了一下。他招呼着看场子的小哥说,要为我买单,我觉得他应该知道我这杯就30块,还不敌一瓶40的加了冰和吸管的雪碧。是不是觉得大背头和我会有什么交集。不,事就这么过了,小辫子长的贼结实,小平头带着一串大金链子估计是什么兵器。

  我抽回身,主角来了。川,一个性格刚烈外表婉约的大妹子,一米七的个头和高领体血衫让刚刚32B的胸看起来像34A一样坦荡。不熟的时候是风中飘逸的女神范(天然网红脸),熟了就是啤酒撸串的女神饭桶,刚坐下来就点好了菜。不要以为她叫川就是巴蜀妹子,毛关系没有!我们关系不错,能在喝大了的时候准确的吐我在我西装里面的小马甲里。

  我也不会这么轻易饶了她,接下来一周的衣服袜子全都是她洗,都给我手洗。

  我们俩去三里屯的一个原因就是讲故事,讲改革开放后的风花雪月,说经济危机前的爱恨情仇,倾诉一个三无青年如何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中发光发热。总之人生如戏,装逼随意。

  也是认识了有段时间后她才告诉我为什么叫川,站着的时候她叫川,躺下了,她叫三。那天晚上也没例外,我闻起来就像地沟油。临走了一边扶着这个彪形大妞,一边我不停翻找她包里的手机,看看能不能找到她家里人的电话,却翻到了一堆红色的未接和短信里一堆嘘寒问暖和叫晶的人发来的一个酒店地址。

  我似乎懂了什么,我问她是不是要去这,我帮她叫个车,她说是。我刚上车,跟司机说了地址,还多给了两百的擦车钱,吐车里一般都这个价,还跟司机交代了,到酒店后跟门童说拿一个推行里的车把他推上去808的房间。刚要抽身从的士里出来,她把我拽住了。

  2。

  「你怎么这么撇开我不管呢?!你姐我要有什么三长两短你负责么?!谁说我现在就想去那了?!我没说我认识他啊!凭什么要把行李车推我!1米1的长腿是摆设啊!门童小费你给啊!」就凭你这句话,我就觉得这她妈一定没事,「师傅,你把那两百块还我吧,估计她不会吐了,门童也省了,丢酒店门口就行!」 ,我身子回抽了一下。

  她立刻扯着我裤腰带说:「数三声,滚过来!我要是吐了谁照顾我!」转头看拍着司机的肩膀,「师傅去亮马桥,朝阳公园,光明公寓!开慢点,不然您要洗车了。」 .再想想吧,总是觉得是不是要发生什么,毕竟这位还能看,50公斤不到,B胸(必须纯天然),大长腿,紧身牛皮裤,喝酒前的确是女神。我内心的小恶魔跟我说:「想什么呢!踹她下车!耽误事,废话多!」。

  凭什么!她敢一手扯着我裤腰带,一头靠着窗边,双腿蜷缩着卡着我大腿,我扶着门,高跟鞋就块戳到我命根了。

  我就尼玛颠屁颠的过去了,这算是淫威么!刚到三元里,电话响了,那个叫晶的男子用浑厚的声音问候了川,然后让她快点过去!她一听就挂了,然后轻轻的说了一句:「傻逼」,身子一番,蹬了一下,鞋跟划过我的大腿根儿,眼珠子疼得都快掉出来了,我立刻脱了她的鞋,恨不得直接扔窗外!她刚挂电话就又睡了,我就把鞋跟挂在她的T的胸口,省得我忘了,要是吐了,还能接一下。钩的时候我不记忆的看到了米白色隆起的抹胸,真败火!

  我就这么瞪着眼睛看着她这么淡定的踩着我的命根,看着她新涂的指甲油,黑色真不适合,褪色了还以为是灰指甲。

  车停在了朝阳公园路西侧的印度餐厅旁边,我一巴掌乎在她脑门上,她人立刻清醒了,「有刺客!」,「有病吧!」我吼到。他看到我后又喊,「小疯子,护驾!」。我是方,不是疯!多少次了都叫错,喝酒还乱叫,这小学拼音是潮州数学老师教的吧,感觉身边人的体育老师都去交数学了。

  司机师傅看了看计价器,把多余的钱准备找给我,还有那准备洗车的两百块。

  我刚摸着钱边,这姑娘居然吐了!我看了看他,看了看师傅,师傅自然的把钱收回去了。「不好意思师傅,这车让她洗能不能打个折?」「不是洗不洗车,我这两天都拉不着客了,这花花绿绿的估计姑娘爱吃葱啊,味儿大,劲儿足……快抬走吧,别耽误你事儿!」这B样还能有什么事!她说,旁边的车门打不开,忍不住就吐了。我在想还有鞋子接着啊,不是有鞋子呢么?没想到她发现是她自己的鞋子,就机智的绕开,然后准确的涂在我脚下的垫子上。我那锃亮的飞跃……很想一脚塞进她嘴里。

  看到这还以为我们会发生什么吧,都送回家了不是么?你想简单了……我好不容易把她拖拽出车子,胸前还挂着高跟鞋走在灰蒙蒙的大街上。「好好走,不然我松手,你就睡大街了!」,「你敢,你不会这么做的,我就不信你不心疼!」,「我不心疼,我腰疼!死沉的,好好走!」我就是不明白她哪里来的自信我就会心疼。川拉着我的脖子,我环着她的腰,直接掐住了她的细皮嫩肉,瘦了点,比较没地方抓,不然就抓胸了,还有几两肉。不过她走的还开心的。我边走边问,刚刚打电话的男的是谁?「贱人!」说得满不在乎的,不过我感觉得出来是真的不在乎,或者不想在乎,不过不管怎么样,现在这人在我手里。

  3。

  你说这人有这么大罪,非要把自己喝成这样。敢爱敢恨换来的是敢约敢睡,我一手扶着她,一脑子想着川别就这么栽我手里了,那个叫晶的会不会找我拼命?

  我搂着她的腰,体血衫是丝质的,滑得很,走路没劲,走一下坡一下,她身子一向下,我手就不自然的要抓到胸。软,面积还很大,但是实在不好扶,这种被动的卡油她也不介意,估计也没什么意识了。「酒精怎么就让失去了自我,失去了革命意志了呢?怎么非要喝这么大,明明你酒量就可以干倒一个连,今天怎么跟我喝就认怂?我还没怎么喝,就听你叨逼叨的,听你说书连盆瓜子都没有!」「闭嘴!好好扶我!手怎么这么不老实,都快把我内衣扯掉了!」,「明明就是里面太空了,这么大个怎么发育的!」她立刻挣脱了我,一把把我推开,晃晃悠悠的站在我旁边,我刚转身要去扶她,我还以为这是跟我撒泼。没想到他一把抓着我的手放在她胸上,「好好感受一下!手感好着呢!又大又软!」,「有人,路上影响不好,赶快回家!」我立刻把手抽了回来,说有有,其实连个毛都没有,快两点了,怎么连个跳广场舞的都没有?其实她指甲戳在我手腕上,手抓在乳房上除了疼我什么都没感觉到。

  我手一抽,她居然没站稳,向我这边倾斜,扒着我的裤子倒在了沾满葱汁儿的鞋子上。齐逼短裙一下子齐了腰,肉色的内裤和着圆润的臀部无缝连接,丝质的内裤紧贴着股沟,顺着向上钩在了胯上,一边屁股已经一览无余,另一边也只遮住了四分之一不到,珠圆润滑像是煮熟的剥了壳的鸡蛋。

  不过这下完了,她趴地上了,这要有多难才能再把她拎起来,皮光肉滑也不好下手。「快拉我起来!怎么不扶好姐!」。不是我不想,这一滩烂肉躺在地上怎么扶,正所谓烂泥扶不上墙,烂肉架不上梁。我一脚跨在她身上,蹲下来,从腋下抱住她,挺直腰板,靠着多您深蹲和硬拉的技巧,迅速让她与地表分离,400万年的进化就好像这一伸一拉,这坨肉站起来了!

  为了避免她又坨了,我直接顺势将她扛在肩上,手放在她屁股上保持平衡,同事扣住小腿防止她往下滑,这个动作最早是我爸教我扛大米的时候用过的,98年抗洪又稍微温习了一下,没想到在这个时候派上用场了。她自己也没忘拿着鞋和包,刚扛起来就是她的一阵惨叫,「啊!我的肚子,看你平时肩膀挺圆润的,肩上怎么肉这么少!我快吐了!」我径直走到电梯口,按了电梯,走进去,她自觉的按了楼层,她自己被我扛着开了门,再被我甩到了沙发上,再滚到了地板上。

  我坐在椅子上,喘着粗气,「看着没几两肉,怎么这么沉!你是多能吃,都吐了半斤粮食出来了!」 .我一身汗加恶臭,我看是没辙了,洗一洗再回家吧。

  当然,我不可能只洗我自己,我估计她也差不多能自理了,就给她喝了点温水,再驼她去了浴室,扒光了在浴缸里拿温水冲,但是还留了条内裤,因为这货迈不开腿。是不是觉得我们俩有什么,不然怎么敢扒光她?不,她吐的一身都是,不扒光了怎么洗,站都站不稳,衣服还让我一件一件脱,脱的时候还不配合,唠唠叨叨的。「衣服是丝绸的,清点,小心扯坏了口子!我裙子是Gucci的,衣服和裙子别丢洗衣机!」。

  洗衣机呢……我没丢马桶就不错了,罩子直接让我丢脸池里了。我一边冲她,一边把浴池里放满水。我把自己裤子放好,把她的衣服和裤子和我的一块洗了,凉在了阳台。5楼外面看过去都是窗子,一点生气都没有,水泥森林里把人都住得越来越木纳,生活也被禁锢的只剩这五六十平米的小空间。我叹了口气,光着身子在沙发上喝着水,一下子放松的睡着了。

  我猛地惊醒,缓了一会儿,已经四点了。我困得不行,但我要看一下川是不是把自己弄干净了。我走回浴室,她也睡醒了,看着天花板,感觉在想什么,我光着身子走到她面前,她看了看我说:「洁身自好啊!」,我没有看她,直接踩进浴缸,「你洗完没,赶快的啊,不然我一起洗了。」其实我就是想冲个澡赶快睡觉,她站起来我才发现她把内裤都脱了。她的手从后面穿过我的腰抱住了我,我的后背感觉到的是一身冰凉的躯体和迷茫的灵魂,她的脸贴着我的肩膀,手自然的向下探,是一茬子一茬子的黑钢丝和血气方刚的器具。我转过身子,她看着我,竟然哭了,她在我面前如此的赤诚,以至于我手足无措的竟然抱住了她。

  她突然大力的把我推开,光着身子走回房间了。我转回来,开了花撒,希望洗去浑浊和无从提起的思绪。洗手池上面的镜子里是一个裸露的壳,心已经被粘在了那个冰冷的躯体和迷茫的灵魂里。

  我擦干净身体,走向卧室,她已经穿着一件蓝色的丝绸睡衣站在窗前,看着窗外的漆黑,用无神的记录着路边的环卫工人拾起路边的瓶瓶罐罐。「你别走,在陪我聊一会儿!」我不知道她要说什么,还有什么说的,我包上浴巾,坐在床上,白瞎了一夜春宵。「剩下的故事,还是在三里屯的酒吧里解决,我还是睡一会儿。你别折腾我了,等我衣服干了我就回家!」我把头埋在枕头里,她躺回了床上,手放在我肚子上侧卧着靠在我肩膀。不一会儿鼻息声越来越缓,一条腿已经压在我命跟上,侧卧的身子也撇成了方字型,我的手也不自觉地搭在了她左边的胸上,跟我的一样平,就这么,好像两个男人一样睡着了!


  【完】